Friday, August 18, 2017

徵求同伴前往碧潭插旗

今年三月二十五日,我帶著一群人到碧潭空軍公墓去向烈士們致敬時,我弟弟王立綱律師剛好也在台灣,他就跟著參加了這個活動。
由碧潭回來之後,他給了我一個建議,首先他覺得那是一個很好的活動,可以讓參加的民眾了解葬在那裡的烈士們,是在什麼情形下為國家、為我們所有的人獻出了他們自己寶貴的生命,但是我弟弟覺得我們可以為那些亡魂多做一些事,那就是在國慶日的時候,將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插在碧潭的每一個墳上,表示我們感激他們對國家的付出,也表示我們沒有忘記他們的犧牲!
我覺得那真是一個很好的建議。
在台灣的國人天天可以看到國旗,所以那面青天白日滿地紅的標誌,也許並不會激起他們心中的激動,但是,我很難告訴你,每次我看到那面旗子時,心中的那種感覺,那是像是久居在外的遊子,突然聽到慈母聲音一樣的激動,因為那是代表我們國家的標誌,是會激起我身為中華民國國民的驕傲。
長眠在碧潭的那些烈士們,為了那面國旗所代表的國家,獻出了他們的生命,換得了過去台灣六十餘年的安定,他們之中沒有人說過「愛台灣」,但是他們對這塊土地的貢獻,卻千百倍超出那些喊口號的人。
那些烈士們所愛的是「中華民國」,而台灣是中華民國的領土,所以他們對國家的大愛,自然包括了這塊土地。
所以,我跟我弟弟決定,我們自己出錢去購買一千五百面小國旗,在1010日之前(109日那天是星期一,許多人要上班,所以也有可能是會在108日)到碧潭,去將那些國旗插在每一個墳上,去代表我們了解他們是為了捍衛那面國旗所代表的國家,而犧牲了生命。

我會在10月初,為這件事再度返國,但是,一千多個墳不是我一個人一天可以完成的,所以我需要徵求一些朋友與我一同前去完成這件事,希望有意願協助我的朋友們與我聯絡。



Thursday, August 10, 2017

以打擊軍人士氣為己任,置一切天理常理於度外

又看見水果報上有一則新聞,配上一張F-16的相片,那張像片上清楚的顯示著在後座儀錶版旁邊放了一盒麻糬。
我可以想像的到,那位記者在拿到那張相片實心中的狂喜,這真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又可以寫一篇報導來羞辱軍人,來顯示軍紀是多麼的散亂,軍人是多麼不堪尊敬的一群人。
我不知道空軍有什麼規則來管理這樣的事,但是根據報導軍中長官認為這是不當的攜帶私人物品,將會立即查辦,懲處相關失職人員。
但是我看到這則新聞時,所想的卻是「什麼算是不當私人物品」?一包香煙?一個記事本?一支鋼筆,這些算不算私人物品?
黑貓英雄陳懷生在大陸上空陣亡後,據說中共在他的飛機殘骸裡發現一本聖經,那是否也犯了規
二次大戰時,一些飛行員在被派往前線時,飛機的機翼下還特別帶著一個載具,裡面裝著二十四瓶可口可樂,美軍的長官將那看成提高士氣的舉動,而非犯規。
第一次波灣戰爭時,我辦公室裡有兩位美國Air National GuardF-16飛行員,他們分兩批被派往沙烏地阿拉伯,那位先去的飛行員在到了那裡不久之後,就要過他35歲的生日,他的女兒為了慶祝他的生日,在家裡替他烤了一盒Cup Cake,然後就裝在一個盒子裡,交給第二批要去的那位飛行員,請他帶去前線交給她的父親。
那盒蛋糕真是在兩天之內由加州送到沙烏地阿拉伯,蛋糕雖然可能不再新鮮,但是卻溫暖了多少前線軍人的心,提高了多少軍人的士氣?
我們在辦公室裡後來都看過那張他們在前線分享蛋糕的相片,那實在是相當溫馨的一刻!
其實,嚴格說起來,我覺得在這個事件中,那位飛行員確實犯了一個錯誤,但絕不是「攜帶私人物品」,而是未將所攜帶的物品在座艙中安置好,因為萬一飛機在氣流所產生的抖動中導致那盒麻糬在座艙中亂飛,是有可能導致飛安問題。
所以,如果那則新聞報導是由這個角度來報導,我想我的反應該不致於像最初那樣的激烈,因為那是一個正面的批評,是一個有改進空間的善意指正,而不是像這種嘲笑似的惡意指責。
然而,目前社會上似乎就是有那麼一群人,每天等待著任何可乘的機會來侮辱軍人,女兵穿著軍裝到星巴克去買咖啡會被指責,穿著軍裝逛夜市會被檢舉,退休之後按著政府的法令領取退休金,會被指為不公不義,空軍飛機失事會被媒體訕笑。
這些對軍人的指責,根本是無的放矢的惡意中傷!
一個錚言者在指出對方的過錯時,同時也會指引一個正確的方向,但是指責女兵穿著軍裝去買咖啡?那位女兵到底犯了哪條戒律?還只是顯示了指責者心中仇軍的本性?我寧願當時我能在場,而有替那女兵付那杯咖啡錢的機會!
自己國家的軍機失事,有媒體用訕笑的口吻來做報導(2013521日,蘋果日報的標題「戰機6天摔2架,讓菲律賓笑掉大牙」),是什麼樣的人在知道自己家人出了車禍時,會抱著這樣的心態?
這種仇軍的心態,遠比一位飛行員攜帶麻糬上飛機嚴重,因為那最多是會引起飛安事件,但是散佈這種仇軍言論的後果,是可能會引起嚴重的國安後果!




Saturday, August 5, 2017

林老師,謝謝您!

今天在誠品書店一進門的新書區裡看到我的新書「飛航解密」,心中真是相當的激動,這是我的書第一次被放在那麼顯眼的地方。
看著那本書,我的思緒突然回到了十六年以前在加州聖塔芭芭拉的一個下午,那時我在洛馬公司任職,被派到一家下游廠商擔任駐廠代表,工作相當的忙碌,那天就在我剛由會議室裡出來,往我辦公室走的時候,我接到了一個由洛杉磯打來的電話,電話的那頭是一位名叫林慧懿的女士,她告訴我她在洛杉磯的中文電台主持節目,因為聽了她的一位朋友介紹,知道我對於中華民國空軍的故事相當熟悉,所以想請我到她的節目裡去談談我所知道的那些故事。
那是一通影響我後半生相當大的電話,因為後來我不但上了她的節目,更經她安排到空小的年會中去講述空軍的故事。也是在那種場合講過多次空軍的故事之後,我才知道原來那些我所耳熟能詳的空軍故事,不但在一般人的眼裡是相當的陌生,即便是空軍子弟也不見得很清楚。
於是我有了將那些故事用筆寫下來的念頭,但是,那種文章的讀者群不大,相對的一般副刊編輯都不大會採用那些文章,所以即使文章寫好了,也不見得有機會被報紙副刊刊出。當我將這個狀況告訴一直都在協助我在這方面開疆闢土的林慧懿之後,她馬上給我了我一個建議,直接出書!
出書?這是我從來不敢去想的事,我高中沒有畢業就離開台灣,中文的程度有限,會有出版社願意替我這樣程度的人,出版這種題材的書嗎?
沒問題,林慧懿對我說,你只管去寫,我去替你找出版社。
於是,在她的協助下,就陸續的有「飛行員的故事」一、二及三集的出版,而且「飛行員的故事」第一集在完全沒有宣傳的情形下,竟創下三刷的紀錄,這實在是我始料未及的事,我除了為我自己能寫出為大眾所接受的書感到高興之外,更為能有機會讓更多的人知道那些空軍的忠勇事蹟感到欣慰。
而在我出版「飛行員的故事」第一集的十一年之後,在國內素有盛名的「遠流」出版社竟然來找我,希望我能替他們寫一本有關飛機的科普書,這對我來說真是莫大的榮譽,因為這代表著我的文字運用也得到了他們的肯定,於是我就用了一年的時間,寫成了這本「飛航解密」。
如今,當我站在誠品敦南店我的新書前面,想著這些促成這本書的往事時,我會想到在洛杉磯的林慧懿。
「謝謝您,林老師,因為您一路的協助,才會有這本書的問世。」



Wednesday, July 12, 2017

一棟大樓的屋主,為了省錢竟做出這樣的事......

大多數的人在買房子的時候,都會向保險公司去買「火災保險」,而不會為了省錢,同時根據過去五十年那棟房子從未著過火的紀錄,不去買保險。
但是,目前卻有跡象顯示,有棟大樓的屋主,卻真是因為五十年從未著過火的原因,而開始拒付保險費了!
今天,我再度在網上看到這樣的文字:「......那些軍人從來沒有打過仗......
台灣在過去五十年之間,是從來沒有經過「搶救雷恩大兵」般的戰爭,但是,戰爭一定是兵戎相見,橫屍遍野,血流成河的嗎?
我記得前參謀總長陳燊齡將軍曾告訴我一件這樣的事:
他在任職空軍作戰司令時,有天與幾位前去作戰司令部參觀的立法委員吃中飯,席中有位立法委員對他說,既然多少年來台灣海峽上都沒有任何戰事發生,作戰司令的職位一定是相當的輕鬆。
陳燊齡將軍注意到那位官員在說話時,也一直的在揮手趕餐桌上的一隻蒼蠅,於是他決定利用這個機會來糾正一下那位官員對戰爭的看法。陳將軍告訴那位官員「作戰」其實並不一定要有看的見的戰果,並不是一定要擊落幾架敵機或是在敵陣上扔幾顆炸彈才算「作戰」。這就像在餐桌上趕蒼蠅一樣,為了不讓蒼蠅落在菜上,所以人就不停的在揮手,蒼蠅受了揮手的影響而沒法子落在菜上,但它並沒有因此而罷休,它隨時的圍著餐桌飛著,等待著任何一個可乘的機會來偷襲桌子上的紅燒蹄膀。只要它繼續的在飯廳裡飛著,人就得無時不刻的注意它的行蹤,隨時揮手來阻止它的偷襲。這就是人與蒼蠅之間的作戰,當人看到蒼蠅即將落在菜上時,人的腦子就會下一個命令給手,人在揮手的的動作就是在執行腦子所下達的「作戰命令」,只要蒼蠅沒有落在菜上,這個「作戰任務」就算圓滿達成,而在這整個過程裡人並沒有打死任何一隻蒼蠅。
這是軍人在非戰爭情間對國家所作出貢獻的最好例子,但那也是一般國人所感覺不到的。當清晨時分,幾架戰機以劃破寂靜的噪音,衝向藍天之際,會一些人會抱怨這震耳欲聾的聲音讓他無法繼續沈睡,只是這些抱怨的人當中,有多少人瞭解到這種噪音與和平之間的關係?
天底下從來沒有白吃的午餐,也不會有廉價的和平!
台灣過去五十年來的和平不是靠著運氣,而是有著一群人時時刻刻的在稍微有「風吹草動」的跡象下,就提高警覺,像陳將軍揮手將那隻蒼蠅趕走一樣,讓全國的民眾能在一個安全的環境生活。
拒付保險費是可以暫時省下一筆開銷,但是在同時卻承受了更大的風險,通常一個有頭腦的屋主,是不會為了省那一點「小」錢,而去承擔那麼「大」的風險的。
聽過「天有不測風雲」這句話嗎?




Friday, June 23, 2017

英雄vs米蟲

在民國四十幾年初的時候,政府剛撤退來台,一切事務的安排都是以「反攻大陸」為前提,軍人的收入雖然不高,但是在社會上的地位卻是不低,而且對英雄們的推崇更是不遺餘力,也就是這個緣故,我在很早的時候就由小學的國文課本裡,知道了空軍閻海文烈士為國壯烈犧牲的故事,但是他卻不是我所知道的第一個空軍英雄。
在那之前,在我上小學一年級之前的暑假,有一天晚上家父帶我到台北新公園(現在的二二八紀念公園)去聽演講,我現在依然記得那天晚上公園裡擠滿了人,圍著一個露天的舞台,聽著幾個穿著制服的人站在上面講話,家父告訴我,那幾個穿制服的人是空軍英雄,他們打下了「共匪」的飛機,我們回河北老家的日子不遠了。那時還不滿六歲的我根本不知道什麼是「共匪」,更不知道什麼是「老家」,但是我卻對那天站在台上的那幾個人印象非常深刻,因為他們穿著制服的樣子,實在神氣,而我也就在那天知道了什麼是「英雄」!
直到很久之後,我才知道那是民國四十七年夏天,因為空軍健兒在海峽上空連連大捷,台北市政府在新公園所安排的慶祝大會。我很慶幸當時能有機會親身參與那個盛會,但是我卻完全不記得那幾位英雄那天說了些什麼話,在我記憶中除了那幾位帥氣的空軍「英雄」之外,就是舞台前的人山人海,就連旁邊的樹上都爬滿了人,現在想起來那該是多麼瘋狂的狀況,那麼多人聚在一起,不是為了抗議什麼事,而只是為了一覽英雄的英姿!
在我成長的年代裡,政府真是不遺餘力的向國人宣導,軍中的那些「英雄」們為我們國人做了些什麼,我記得每次空戰之後,各大報必在頭版報導空戰紀實,同時也以很大的篇幅來向國人介紹那些空戰英雄,這種環境下,讓我牢牢的記住了毛節盛、劉憲武、陳懷生、梁金中、關永華這些英雄的大名及他們的事蹟。
那段期間除了空軍經常的與對岸的敵機接觸之外,反共救國軍也經常在大陸東南海岸執行一些突擊行動。我記得在民國五十三年六月間,反共救國軍竟遠征山東半島,在那場代號為「海虎行動」的任務中,有一位名叫李秉銘的戰士英勇的為國犧牲,在他的遺體運回國內的時候,我是流著著眼淚將報上那段對他的特別報導看完。
美國空軍雜誌上曾有一段文字讓我沉思良久,那段文是這樣寫的:A nation that does not honor its heroes, it has been said, loses its soul. The soul of a military organization is its esprit de corps, arising from the memory of heroic deeds in the past.」(有人曾說過,一個國家如果不讚揚它的英雄,這個國家就已失去它的靈魂。一個軍隊的靈魂我們稱之為「軍魂」,是由那些英雄們視死如歸,忠心報國的精神所演變而成的。)
原來我國政府在五十多年前就深知這個道理,所以不斷的向國人們宣導,是有著那麼一群不顧自身安危的人在保護著在島上的我們!
在這種環境下長大的我們,幾乎每人都有那股對英雄的景仰,在「有為者亦若是」的心情下,有許多人投入軍旅。那些朋友中我印象最深的就是金靖鏘,他因為對藍天的嚮往及對空軍英雄的崇拜,在屏東高中畢業那年進入空軍官校飛行專修班第二期,在經過兩年嚴格的訓練之後,他很驕傲的完成了飛行訓練,獲得了那枚金色的飛鷹,當時他在給我的信裡所寫的竟是引用官校校歌中的「民族興亡責任待吾肩」,來說明他認為他對國家的責任,他期望著能駕著戰鬥機巡弋海峽上空,「絕不讓共匪跨越雷池一步」。只是,非常不幸的在他畢業不久,他就在一次飛行訓練中失事殉職,而成為碧潭空軍公墓中最年輕的一位飛行軍官!
每當我站在他的墳前追悼他時,我總會想到是一種什麼力量,讓他及其他那一千多位埋在那裡的英魂,義無反顧的為了國家,做出那最終極的奉獻。他們並不認識你我,但是經由他們犧牲,你我有了一個安全的環境,中華民國的命脈得以延續。
其實,我覺得那就是一股年輕人追求「英雄」光環的力量,總覺得為了維護國家的尊嚴,國土的完整,犧牲自己的生命是不足為惜的!
五十多年前的政府處處宣導那些英雄們的事蹟,導致一群像金靖鏘一樣的年輕人,進入軍校,接下前輩們所遞下的火種,讓那股「以國家興亡為己任,置個人死生於度外」的精神延續下去,這樣,我們才有今日安定與繁榮的社會。
反觀今日的政府,竟然將那些曾在前線為我們付出的軍人棄之如敝履,領頭稱他們為「米蟲」,說他們依法所領的退休金為「不公不義」時,無怪乎想進入軍旅的年輕人,比起從前要大幅減少。

因為,年輕人都是想當「英雄」,沒有人想當「米蟲」的!


Thursday, June 15, 2017

原子彈vs餃子

一位網友來函問我,我國有沒有可能真的在三個月之內造出一顆原子彈,因為她在網上看到台灣的一位名嘴放出這樣的消息,所以想問我有沒有這種可能。 http://www.chinatimes.com/realtimenews/20170615001161-260407
我看了那則消息知後的第一個反應就是:那人會發出這樣的訊息,就表示他對國防工業,甚至任何「工業」都不甚了解。
首先我必須說,如果有一切所需的材料的話,我絕對相信我國中山科學院裡的菁英們有「能力」去製造一枚原子彈。
但是在三個月之內造出來?
洛克希德公司在1944年成功的試飛了第一架噴射戰鬥機XP-80,那架飛機由構想到試飛,只花了150餘天(五個多月),那個記錄在洛克希德公司的歷史上是一個從未被超越的奇蹟。不過因為那時是在戰時,整個專案的成敗會影響到美軍在空中戰場上的優劣勢,所以那個專案得到美國政府的全力支持,在這種情況下,那個專案仍然花了「五個月」的時間!
要決定在三個月內能否造出一顆原子彈,首先得看要做一個原子彈該有哪些步驟。
第一,國防部要先決定那顆原子彈的威力該有多大,及如何投擲,然後一群科學家及工程師根據這個決定,去寫出那顆原子彈的規範。
第二,工程師根據那個規範去畫工程圖,圖中註明了該用什麼材料及各式的零組件。圖畫好之後要經過多層的審核才能定案。
第三,採購部門根據工程圖上的材料單,去買材料及零組件,材料及零組件買來之後要經過品管檢查之後,才能使用。在這同時製造部門也開始根據工程圖去製作模架。
第四,所有材料及零組件到齊之後,製造部門開始根據工程圖開始組裝,每個步驟做完之後,都要經過品管認可,才能繼續到下一個步驟。
第五,每個系統做好之後,都要經過測試,才能將那些系統組裝成原子彈的原型,最後就是整個原子彈的測試,一切沒有問題之後,才能根據原型的製作方式去做那第一顆原子彈。
以上就是最基本的程序,您覺得在三個月內可以做完嗎?
造原子彈不是包餃子,很多人都知道和了麵,桿好皮,剁好餡就可以去包,但是讓一個從來沒有包過餃子的人,完全按照食譜去做,那也不是一兩天可以做好的。再說,包餃子失敗,頂多一時吃不了餃子,但是,試想一下,萬一在製作和測試過程中發生狀況,尤其是在測試期間發生差錯,那會造成什麼樣的後果?

那位名嘴在完全沒有這方面的背景之下,會發表這樣的言論,就表示了那個節目的程度,不過,最可怕的是:竟然有許多人會相信這樣的言論!



Tuesday, June 6, 2017

49年前的一張相片

臉書提醒我,在七年之前我曾分享過這張四十餘年前,在新竹機場23號跑道頭偷拍的相片。我看著這張相片,思緒一下子就回到了49年前的那個週末的午後,那天中午我放學之後,拿著老爸剛買的新照相機,跑到南寮新竹機場的外面,想照一張F-86起飛的相片,但是等了半天沒有任何飛機起飛,於是我就偷偷地爬到跑道頭的外面,對著那幾架擔任警戒的飛機,按下了快門,留下了這張在我腦海中永恆的回憶。
1968年兩岸之間還是劍拔弩張的年代,那個時候的中共是要用武力「解放台灣」的,僅僅一年之前,台灣海峽上空還有過一場激烈的空戰,那次空戰中八中隊的幾位飛行員再度的將敵對的魔掌擋在海峽彼端,讓你我繼續有個安全的環境可以求學、工作,然而也在那場空戰中,有一位年輕的軍官,再也沒有回來,在一切歸返平寂之後,沒有人知道他年輕妻子暗夜中的飲泣,社會上更沒有人會在意他兩個稚齡女兒在日後成長過程中沒有父親照顧的遺憾。
我照相那天是個星期六的下午,在機場的外圍,躲在叢叢矮樹的後面,我看到幾位空、地勤人員冒著炙暑,守在飛機旁邊,當時年幼的我,注意到的僅是那群身穿著亮麗橘紅色飛行衣加上暗綠色抗G衣的空中勇士們,及那幾架F-86軍刀機,心中盡是崇拜的心情。
在事隔幾乎半個世紀之後,再度看到那張相片時,心中所想的卻是:在大家開始放鬆心情,預備開始週末的那天,那幾位空、地勤人員是懷著怎麼樣的心情,在炙暑的氣溫下,全身披掛著隨時待命出動?他們的年紀大概都是二、三十歲左右,與當時社會上同年紀的人一樣,有著七情六慾,也想和女朋友出遊,或和家人共度週末,但是他們卻在那個大家該休息的時候,留在基地,守在飛機旁,等待著那隨時可能響起的警鈴聲。
他們在大家輕鬆的度週末的時候,在那裡等待著海峽上空那不可預知的情況,他們是一群沒有週末的人!
那段日子裡,即使對面的政權突然決定對這個小島上的人民出手,那群守在飛機旁邊的人,是我們的第一道防線,所有穿軍裝的人就是我們的靠山!
那群人不認識你我,但是憑著他們對國家的忠誠,你我受到了他們的保護。
四十餘年的時光很快的過去了,我們所擔心的事究竟沒有發生,那群捍衛這塊土地的軍人,絕對是使對岸政權沒有貿然動手的原因之一,而國人們也在這段期間在這安全的環境下,過了一段經濟飛漲的好日子。

如今,兩岸之間的硝煙似乎已經散去,當年守在飛機旁的那群人也已經告老還鄉,另一群人已經接下了他們的棒子,繼續捍衛著這塊土地。只是,當今政府領頭稱那些曾經對國家忠誠付出的軍人為「米蟲」,及指他們根據法律而領取的退休奉為「不公不義」時,那些目前穿著軍裝的人,不會覺得心寒齒冷嗎?一旦對面政權決定出手時,我們的靠山將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