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December 25, 2016

中共軍機繞台飛行之我思


前幾天網上出現了一張相片,相片中是一架中共的轟六轟炸機,飛在台灣東邊的海上,相片的背景中有一座山,為了討論那座山是台灣的哪座山,許多人在臉書上沸沸揚揚的爭論了很多天。
我看了那張相片之後,並沒有加入去討論那座山到底是玉山或是南台灣的大武山,因為對我來說,那架飛機在照相的時候,飛在台灣外海的哪個部位其實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中共的軍機竟有機會在那裡照那張相!
而我看著那相片時,心中還是有疑問的,只是我想的是:坐在那架轟炸機駕駛艙裡的是哪個省份的人?上海人?山東人?或是陝西人?其實,不管他是大陸上哪個地方的人,我想,他當時看著遠處的山峰時,心中的想法一定是:「那是祖國領土的一部分,我們一定要收復它!」因為那是大陸的學校裡所傳播最重要的訊息之一。
無奇不有的是,在四、五十年之前,有另一群人駕著美式的戰鬥機由台灣起飛,飛在大陸沿海執行威力偵巡任務時,西望神州大地,心中也是持著同樣的想法!
更妙的是,那些坐在美式戰鬥機座艙中的飛行員,他們心中的「祖國」,與日前那位坐在轟六駕駛艙中的飛行員心中的「祖國」,竟是同一個國家:「中國」。
然而,物換星移,目前在台灣竟然有大部分的年輕人不認為自己是中國人!
兩年之前我在立法院前遇見的五位大學生,及最近一位利用網路視訊跟我學英語對話的三十餘歲青年,都很理直氣壯的告訴我,他們絕不是中國人。
我不會怪他們有這樣的想法,因為這是目前教育系統下必然的結果。我想起四十七年前我剛到美國開始大學課程時,我在一個八位華籍學生合租的一個房子裡,向那些由香港、新加坡及馬來西亞來的室友們,述說中華民國的英勇空軍事蹟時,那些同是炎黃子孫卻來自不同國家的同學們,在聽了我的故事後,對我的評價是:「比香港最右派的人還要右派十倍以上的天真少年」,他們認為我是根本不管世界上的其它因素,而只是活在我心中的自我世界。
一直到幾年之後,我才逐漸了解世界上的許多事情都須要由不同的角度去研判的,學校裡的教材所傳達的是政府主觀的訊息,在我看了許多書籍雜誌之後,頓然發現政府並不是完全沒有缺點的,中共並不是全然「萬惡」的,美國在必要的時候是會放盟國鴿子的。有了這些認知之後,我才了解為什麼日本政府一直要更改教科書的理由,因為教科書是最廉價的控制思想的工具。
二十多年之前,當我驚覺到中央日報上竟然開始稱呼「大陸」為「中國」時,我就覺得那是政府要潛移默化的讓人民覺得「中國」其實是另一個國家!
當時為了這件事,我曾去函中央日報、行政院及總統府,表達我對這件事的意見,但是,我沒有收到任何回應!
所以在二十餘年後的今天,幾乎整個世代的年輕人都成為「天然獨」的時候,我不得不唾棄當時那些國民黨的政府官員,竟能容忍李登輝在身為中華民國總統及國民黨主席時,如此明目張膽的扶植「台獨」思想,而那些官員竟然為了自己的官位,沒有一個人為此事挺身而出。
在中華民國政府努力的教著學生他們不是「中國人」而要求台灣獨立的同時,大陸的十四億人口正在學校裡學著「台灣」是祖國的固有領土,收復國土是國家的重大目標。我不敢去想這種強烈的對比會導致什麼樣的後果,但我知道這絕非國家之福,而世界上有許多的國家正利用這種矛盾,來贏取他們本身的利益。
如今我已經離開台灣快五十年了,但我仍然惦念著台灣,會經常想到在頭份的種種童年往事,因為那裡是我的故鄉。雖然「反攻必勝、建國必成」的口號不再,但是我仍然會高呼「中華民國萬歲」!

因為,我是中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