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pril 15, 2017

溯及既往

老李看著窗子外的一群抗議的人群,嘴唇顫抖著不知說些什麼好,回頭看著老伴,她正低頭用放大鏡仔細的在看那封信,他知道她已經將那封信看過好幾遍了,但是就像他自己在第一次看那封信時一樣,不相信會有這種事情發生,所以再仔細的將那封信一個字一個字的再看ㄧ遍!
當天早上老李散步的時候,在社區外碰到幾個年輕人,他們走過來對老李點了個頭,然後問:「請問先生,您住在這個社區裡嗎?」那個社區是當地一個老舊的社區,但是因為地段好,而且式樣是仿歐洲式的建築,即使已經有四十多年的歷史,還是有著相當的韻味,加上當年建築商用的都是很講究的建材,所以在當地是一個相當高級的住宅區。
「是的,有什麼事嗎?」
「請問您的房子是花了多少錢買的?」那幾個年輕人中一個帶眼鏡的人問道。
老李沒想到會有人會問這麼隱私的問題,所以沒有回答,同時開始好好的打量著這幾位年輕人,他們幾位看起來都像是時下的大學生,但是他們的態度卻沒有老李心目中的大學生一般的穩重。
「老先生,你不必回答我們,其實我們早就查清楚了,你只花了一百二十五萬買的。」另一位稍微胖一點的年輕人看著老李,以相當輕蔑的口吻說著。
老李看著那些人,不知他們有著什麼企圖,他確實是在四十年前花一百二十五萬買的那棟房子。
「現在這些房子的市價都是在一千五百萬左右,你怎麼好意思只花了一百二十五萬就住在這裡?」一位穿著短褲的接著說。
「你們說的什麼啊?我買的房子我為什麼不好意思住?」老李覺得這幾位年輕人是在存心在找麻煩了,於是他轉身緩緩的往回走。
「你們這些人就是靠特權才能只花一百多萬就住在這一千多萬的房子,老頭!你知道嗎?你的房價與市價之間的差額是由我們的稅金所補的嗎?你花一百多萬就住在這裡,害的我們買不起房子,你這種不公不義的人還真好意思住在這裡!」那位帶著眼鏡的年輕人在老李的身後喊著,老李的腳步有些顫抖,他不相信社會上竟有這麼毫無邏輯及不講道理的人。
回到家裡,老李坐在餐桌前,將電視打開想看看當天的晨間新聞,這是他幾年的習慣。電視銀幕上的一個人引起了老李的注意,那是他大學的一個同學,聽說現在正在大學裡任教,他正站在一群年輕人前面,力竭聲嘶在訴說著什麼,老李將聲量調高了一些......
「……同學們!大家認清楚了,許多住在這在這個社區裡的人都是那些不公不義的人,他們靠著特權只花了一百多萬就住在這個市價一千多萬的房子裡,誰在替他們付那些差價?是我們!是我們用我們的稅金在替他們付的!我們該不該讓他們自己去補差價?」
「自己補差價!自己補足差價!」那群年輕的學生在旁邊附合的喊著。
老李看著電視,不敢相信他所聽到的,別人也許不知道,但是他的同學該了解,四十多年前這批房子推出來的時候,老李的月薪還不到一萬元,他靠著晚上到夜校去兼課來賺一些外快,他老婆也在下班後到夜市去擺攤子,而且那段期間他們家幾乎沒有任何娛樂,這樣的苦了一段期間之後,他們才湊足了錢買下這棟房子。老李記得那時他曾勸這位同學也存錢買這裡的房子時,那位同學卻是先買了一輛新車,每個週末開著車子帶著家人到處去遊玩時,還會揶揄老李不知道及時享受,沒想到現在他現在竟然會用這種似是而非的道理去迷惑年輕的學生。
桌子上的一封信引起了老李的注意,那是社區的管理委員會來的信,他打開一看,竟然也是談著同樣的一件事,只是這封信更直接的提出了解決這件事的方法,信上寫著:「......為求公平起見,房價該以目前的市價『溯及既往』,台端只附了一百二十五萬元就買了您的住宅,這與目前的市價一千五百萬元有著顯著的差距,這對現在購屋的人極不公平,所以台端該補足一千三百七十五萬元差價,否則台端該擇期遷出......」

老李看著屋外的那群年輕人,想著自己在他們的那個年紀,想著是只要一分耕耘必有一分收穫,如今這個世界怎麼變成樣子?


1 comment: